帶著華麗傳控去衝擊新王吧!

 【新華社莫斯科七月十一日電】(記者鄭道錦)還能更燃一點嗎,克羅地亞?

 既然已經衝到了這個程度,那就帶著漂亮的傳控足球去衝擊世界足球的「新王」吧!

 在這屆很像熱血漫畫《海賊王》中「頂上之戰」的世界杯,克羅地亞隊就像那個萬軍之中橫空出世的路飛一樣,預示著新舊時代的交替。德國、西班牙、阿根廷、巴西隊以不同方式紛紛倒下,克羅地亞和比利時隊等新銳實力開始崛起,而一直堅持踢漂亮傳控的「棋盤軍團」,就像那個對成為「海賊王」最為執著的孩子一樣,一定要用自己信奉的技術流漂亮傳控去挑戰一切、贏得一切。

 比起對巴西隊時採用防反踢法的比利時隊、和對比利時隊採用實用主義踢法的法國隊,克羅地亞隊簡直就像個天真而純粹的少年,始終按照自己信仰的風格去比賽,他們相信自己的技術,相信自己的踢法,堅信這樣的踢法可以為他們贏得勝利。或許正是這樣的理想和純粹,讓他們迎來了成為世界杯史上第九個王者的最佳機會。

 英格蘭隊的幼獅們值得讚賞,他們也用攻勢足球踢出了高質量的上半場,但是面對幼獅的兇猛和撕咬,「棋盤軍團」並沒有被這群九0後的衝擊所嚇倒,以摩特歷和文迪蘇傑等卅歲或以上老將領銜的他們逐漸扭轉了局勢,他們用更細膩的個人技術和整體配合佔據了上風,一度在前腰位置上被切斷與隊友聯繫的「魔笛」通過積極的回撤拉開了空當,他聰明的接應、美妙的盤帶和清晰的梳理激活了克羅地亞隊的進攻源泉,曼妙而致命的音符開始壓制「三獅軍團」的氣場,也彷彿讓這場比賽跨越了時空:

 時光好像倒回一九九六,我們看到了那個只求漂亮足球和勝利而不願回避德國隊的克羅地亞隊;空間好像轉回一九九八,我們看到了那個三球復仇德國戰車的克羅地亞隊;比列錫天崩地動的神奇一擊好似能在空中拉小提琴一般──雖然沒有蘇加晃過禾拉的馬賽迴旋優雅,場面和想象力卻更燃;摩特歷的運籌帷幄雖然沒有波班那樣狂傲,卻帶著一種抒情詩般的優雅,克羅地亞隊長好像是來自某個超空間的指揮官,用他的魔笛控制著戰場上的隊友和對手、甚至場外的觀眾,有的人只看到了他華麗的動作,有的人卻透過這表面看到了他深邃的思想。

 在紅白相間的精緻棋盤上,佈局階段的不利並沒有讓克羅地亞人喪氣,捷比亞的冷酷弧線並沒有讓對面的「特級大師」驚慌,在頂住幼獅的三板斧後,大師的棋路開始轉變,摩特歷、拿傑迪、比列錫和文迪蘇傑的組合開始編製天羅地網,將對方的棋路鎖死,在密集的傳控網中,英格蘭的防線開始漸漸動搖。更令三獅軍團驚恐的是,在十天裏已連續打滿兩個一百二十分鐘加時賽和點球大戰的對手本場竟然踢滿九十分鐘都未曾換人,這是怎樣超人般的體能?面對首發陣容有十個九0後的英格蘭隊,首發只有三個九0後的克羅地亞人卻展現出更可怕的體能,並用更為細膩的傳控掌控了比賽的進程。

 更重要的是,「棋盤軍團」的傳控足球深得多點破門的精髓,此前已有多達八人在本屆世界杯上進球的他們,再次體現了多點破門的難以防範,當上場表現搶眼的列碧陷入沉悶後,一直沒進入狀態的比列錫突然在左翼爆發,上半場還乏善可陳的他在六十五分鐘後突然發力,先是一記中路發砲極有威脅,接著他便用一記極為罕見的「跨欄式射門」、用左腳外腳背將球霸氣地淩空搶射將比分扳平,而此後這位國米飛翼便一發不可收拾,又是單車過人後斜射中柱,又是在加時賽頭球後蹭助攻文迪蘇傑打入制勝一球。克羅地亞隊除了三名後衛和門將外,其餘所有位置球員都有進球,這樣多的得分點足以令任何對手頭疼,待到決賽時,不知又會是誰爆發呢?

 既然開啟一個新時代的大戲只差最後一戰,那麼就讓信仰攻勢足球的克羅地亞隊帶著他們的華麗傳控和夢想繼續狂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