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簡主義的消暑冬瓜 王珉

 夏天市場中的各種蔬菜最是熱鬧,因為這是一年中蔬菜最多的季節,綠的雞毛菜、紫的茄子、黃的土豆、翠的絲瓜等,五顏六色,特別誘人,分外好看。但是夏天烈日炎炎,許多朋友精神不振,胃口也不是很好,吃什麼最開胃呢?其實,不起眼的冬瓜就能起到神奇的功效,它的口感清淡,容易消化,成為夏日家庭餐桌的C位主角。

 有趣的是,從小我就不喜歡吃冬瓜。那時候吃東西總是以貌取菜,空心菜和花菜是我的至愛。看著胖墩墩的冬瓜,便聯想到肥嘟嘟的肚皮。披著墨綠的外衣,罩著薄薄的白霜,切開是寡淡慘白的肉,有個成語叫「虛懷若谷」,於是拒之千里。直到外出上學,食堂常賣冬瓜菜色,心血來潮打了一份,平淡無味的冬瓜,吸收了其他佐料的滋味,鮮美柔嫩,從此就迷戀上了冬瓜。

 有段時間,我到南京同學家作客,驚奇地發現冬瓜的「美食新大陸」:螃蟹冬瓜湯。夏季市場上陽澄湖的大閘蟹較少,同學母親買了幾隻專門為我接風洗塵。這些大閘蟹甲殼脆面堅,肢體肌肉豐滿,青背白肚個體碩大。她先將油鍋燒熱,加入薑片和洗淨剁塊的螃蟹爆炒,香味四溢,加水燒開,放入去皮切塊的冬瓜,煮十幾分鐘後,微調味道,撒上蔥段。端上餐桌,細細觀察煮熟的蟹,金爪黃毛、膏腴豐滿,喝一口湯味道鮮甜,啊,冬瓜也吸收了蟹的鮮香,沁入冬瓜的清香讓人暖心,於是就著乾飯吃完了兩碗飯,怎一個「美味」二字了得!

 每年夏天,我食欲不振時,母親就會花心思,「為君洗手作羹湯」。她從超市買來剛宰的野生水鴨,用來煲一鍋冬瓜老鴨湯。鴨子滋陰清熱,是消暑的清補佳品。冬瓜性涼,味甘淡,能清暑熱、止煩渴、利尿消腫。她擔心我在高溫採訪勞頓,多喝些冬瓜老鴨湯,既清淡美味,又能健脾化濕、祛暑除熱,鮮美的湯中融著濃濃的母愛。還有母愛牌冬瓜燒蝦皮,我也百吃不厭。一隻隻肉色的小蝦皮,棲在翠玉色的冬瓜片上,貌不驚人卻成了夏天的家常菜。那鮮而不鹹的滋味,至今記憶猶新。母親說這道菜她是跟外婆學的,原菜譜是乾貝燒冬瓜。當時外婆為了我茁壯成長,增加我的營養,聽說乾貝營養豐富,冬瓜又有理濕護腎作用,就經常燒這菜,讓我清熱解暑、補益健身。

 不由得讓我想起,孩提時我寄居在外婆家中的時光。外婆常在校園後山種植蔬果。某天,我偶然發現在屋子北牆根下磚縫裡,毛茸茸的藤在月季花架下往上爬著,毛茸茸的葉子下,鑽出三株嫩芽,厚厚的兩片子葉,像一雙托起的手掌,小心呵護著手心裡翠綠的嫩芽,結出毛茸茸的、粉綠粉黃的希望。「這是什麼苗?竟從磚縫裡擠出?」我驚奇的話語把外公吸引過來。「我看看,這是冬瓜苗,去年丟落在這的種子,經雨水浸泡現在發芽。」外公邊說邊用鐵鍬端來土圍成圈,又打水澆上。「這能長大?」我懷疑這微小的力量,它生長的環境背陰又貧瘠。淡出我意料之外的結果是,三株嫩芽竟結出了二十多個四五斤重的大冬瓜,不得不為之欽佩。

 冬瓜樸實無華,本性清淡自在,無論做菜做湯都臻一流。可當人體腸胃清道夫,起到溶解體內脂肪的作用。還具備養顏美容的能力,將皮削下貼臉,或用汁水洗臉,能夠清除面部脂肪,潤滑皮膚,保持青春容顏。炎炎夏日因了冬瓜,頓覺消了暑氣,開了胃口,長了精神,極簡主義,應了「食之清淡」的生活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