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視窗)網課初體驗   李澄

自從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教育界中就流行「停課不停學」、「網上授課」等術語,由於筆者的孩子還處於幼稚園階段,無需用到網課,所以一直都無辦法進行體驗,更遑論其是否能達到預期的學習目標,以及課堂管理的方式,又或學習成效等。近日,由於我報讀的碩士課程開課,但因授課的老師遠在北京,以往每逢週五,他們便會乘坐飛機到澳門授課,週日再回去。但因疫情關係,北京與澳門的航班一週僅有四班,經學院考慮後,決定在航班未回復正常前,維持以網上授課的方式上課。

校方一早已通知所有學生,在智能設備上下載好軟件,建立好班級群組,並提前一天進行測試,主要是看其影像及聲音是否清晰,以及大家輪流發言等,過程中一切順利。來到正式上課的日子,為避免孩子在家裏搗蛋,太太一早就帶着他們外出遊玩,好讓我專心上課。由於是集中式上課,所以週六的課時要從上午九時至晚上七時三十分,而午飯時間則有九十分鐘。

我在家裏的餐桌上放好平板和手提電腦,按時端坐上課,教授熟練地在鏡頭前進行授課,彷彿進入無人之境,儘管在過程中並無出現掉線、聲音不同步等問題,但在學生投入度、專注性等角度而言,網課與現場授課着實有差別。由於採用網上形式授課,學生們透過關閉攝像鏡頭,使其可以在聽課同時忙其他事情。像我這般,由一開始去沖茶、吃生果,到後來,索性把影像及聲音投射至電視機,一邊聽課,一邊做些輕家務,諸如摺衣服等。感到勞累時,就攤在床上聽課,但難為了老師,坐在椅子上一整天。

事後回顧整天的學習活動,大概也聽懂了一些,起碼知道今天授課的具體內容,比起端坐課室一天,我個人感覺網上授課能讓學生更感舒適,第一可以隨時吃些小零食;第二遇到有疑惑的地方,尤其是數據性的問題,可以立即從網上查閱;第三可以在上課時,兼顧一些輕便工作,適合半工讀的人士。當然,有優點亦會有缺點,例如未能把握休息時間,與老師就學習內容進行個別性的探討;第二是未能增強學習的投入感,包括與同學們之間的聯誼、交流的互動方式等。但若要談具體的學習成效,筆者認為兩者無差,主要還是看其個人的學習意願,只要有向學的心,網課也可達到良好的學習效果。

然而,這種方式是否適用於中小學生,則有待商榷,畢竟他們學齡較小,專注力容易分散,教師在授課時,需時刻注意與學生的互動,方能避免學生分心,或更進一步,可考慮提前將授課的具體內容交予學生,要求其在網課前閱讀有關資料,在網課期間則着重互相討論及交流,這就要求需具有一定的課堂管理技巧,以增強學生的專注度,提高學習成效。

隨着科技發展,網課形式逐漸為人重視,國內外有不少高等院校早在數年前,已在網絡平臺上載不同專業的授課影片,供有興趣的人士學習,加強推廣教育的無國界、無校界進程。巧合的是今年全球遇上新冠疫情,加速推進網課涵蓋至中小學,但這些網課與高等院校推廣的不同,最大差異體現於課堂管理方面,高等院校的網課是面向有意願學習的人士,而中小學是基於義務教育方式向學生授予知識,兩者不論是年齡層、自主度、專注力等都完全不同。因此,筆者建議中小學的網課需比以往的面授更着重老師與學生的互動及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