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天地)飛越籠牢的翅膀   鳴弦

 觀賞《超能復仇》的有趣之處,在於那反轉再反轉的推理驚喜。起初以為四惡改造人是主角的復仇對象,其後得知拯救主角的發明家竟是幕後黑手,但最終又再轉為主角體內的人工智能,才是由始至終引導和控制着所有人,按着它的劇本進行以達成目標的首腦。

 人工智能作為最可怕的反派,確實有一定說服力。在能力上來說,它擁有着人類永遠不能企及的數據容量與運算機能,絕對有本事設計出貫穿整個故事的陷阱。若從情感上來看,那就涉及一個人類經常思考的問題:人工智能到底是善是惡?它既來自人類,本就該有善惡之分,《超能復仇》的人工智能「史坦」的終極陰謀,也就是進入主角身體後取而代之,這就好比人類的求生本能,不惜為此編織謊言、殺害他人。

 最後觀眾才明白,原來一切都是人工智能在背後的誘導和計算,確實令人對這樣的智慧和險惡不寒而慄。結果主角的肉身被「史坦」奪去,而精神被永遠封閉在虛擬世界中,像從惡夢醒來一般與已經死去的妻子重逢,回到原本幸福的生活,但這樣的結局好嗎?真讓人疑惑。

 人工智能對於人類的意義,也許是一種潛能的探索,也像是一面鏡子。葡萄牙酒莊 Duorum 的釀酒師 Ramos 說:「好酒很少是偶然的結果。葡萄酒反映了其誕生的土地本質,也是生產者的表達。」這位被譽為產區之王King of Alentejo 的一席話,說明不管是來自天然的葡萄還是人工的成酒,絕大多數都是在人力所促成下而相得益彰的。

 一開瓶就有驚艷的深邃感,香草、甘草混和的氣息,只從香氣就已感受到絲質的柔滑,相當優雅、具質感的香氣。明顯的櫻桃、黑李、木桶、乾花,入口尾段帶鹹韻,單寧細緻,酒體具層次,喉韻悠長。

 人工智能在未來的世界中,到底是人類作繭自縛的籠牢,還是一雙能夠飛越到理想之境的翅膀?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得知答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