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書先生:先讓非遺水書活下來  蒲文思

 與楊勝昭約定的採訪時間恰逢一年中最熱的三伏天,記者不禁擔憂這位年近七旬的長者身體是否吃得消,但電話那頭的回復很爽快:「不要緊。水書先生答應別人的事,一定會守約。」

 13歲師從祖父和伯父學習水書,22歲之後就開始獨立主持當地水書習俗活動。在中國唯一的水族自治縣——貴州三都水族自治縣,提到楊勝昭,無人不知曉。水族地區大大小小的占卜、擇日、祭祖等民俗活動幾乎都有楊勝昭的身影。如今的楊勝昭是貴州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水書習俗代表性傳承人。此外,他還是一名教育工作者,自1970年在家鄉羊甕小學任教。

 「水書先生是一項神秘且令人敬畏的職業,水族人婚喪嫁娶、立屋建房,甚至春耕開種的時辰都要請水書先生根據水書中的提示來決定。」楊勝昭介紹說,水書是水族創製的文字,亦是記載著水族古代天文、地理、曆法、歷史、哲學等信息的古老文化典籍。

 說到這,他從隨身攜帶的包裡拿出一本祖傳水書古籍向記者展示,泛黃的頁面上,是一列列混雜著象形字和類似楷書反寫、斜置的手抄體,可謂一部令人費解的「天書」。

 事實上,水書早在2002年就被列入首批《中國檔案文獻遺產名錄》,作為重點民族古籍文獻進行收藏。2006年經中國國務院批准,水書習俗入選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水族文字的發現早於甲骨文,它只有幾百個字,但一字多音,一字多義,一義多用。」為便於記者理解,楊勝昭指著水書卷本中的一段文字吟誦起來,短短十幾個字,他竟抑揚頓挫地吟誦了數分鐘。「你看到的這段水書文字只是一段凝練的內容,它背後還有大量的口傳部分,包含著對這段文字的解釋和實際運用方法,這部分內容保存在水書先生的頭腦中,如沒有水書先生解讀,即使你認識水書裡的文字,也無法破解書中的秘密。」

 「傳男不傳女、傳內不傳外」是水書迭代傳承的「鐵規矩」——水書先生只能從家族中挑選品行好、悟性高的男性作為學徒。

 然而過去十餘年,由於規矩森嚴,水書先生難覓合適的傳承人,加之年長的水書師相繼離世,口口相傳的水書內容也隨之消失。此外,隨著很多年輕人外出求學務工,水書傳承出現了斷層現象。

 「現實如此,那就先讓水書活下來。」2015年,楊勝昭頂著壓力打破千百年來的規矩,首次招收女徒弟,轟動一時。

 其實早在1998年,楊勝昭就在羊甕小學開設水書傳習班,教小學生認讀水族文字、吟誦水書歌訣。直到從羊甕小學校長的職務上退休之前,這裡的水書傳習課沒有間斷過。

 讓楊勝昭感到欣慰的是,從中央到地方都十分重視少數民族歷史文化保護傳承,「搶救性保護」是目前三都縣乃至整個貴州民族文化學界正在做的事,水書文化進校園,水書譯注、水書申遺等工作正如火如荼地開展。

 2015年退休後,楊勝昭全身心投入水書習俗社會實踐、翻譯、研究和傳承工作中。這些年,他領銜翻譯出版了中國珍貴古籍名錄水書《六十龍備要》,指導並幫助研究人員翻譯了水書古籍十餘卷。2018年,楊勝昭被貴州民族大學聘為特聘研究員,是目前中國唯一被高校特聘的水書先生。◇(中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