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履痕)別具意義的回家過年   秋葉

過去三年,疫情使得「出行」變成一件不容易的事,大家被迫如非得已不出門,出門就可能遇到很多不確定性,「計劃趕不上變化」是常有的事;不得已出門了,越是節假日出門風險越大,動不動這裏那裏因疫情被管控,還有恐怖的被迫成了密接、次密接而被隔離,凡此種種,因此,疫情發生以來,我三年都沒回老家陪父母過年。

現在不同了! 疫情似乎真的接近尾聲了!至少,在大多數人付出「陽過」了的代價後,社會慢慢恢復了正常,應該可以出行了。跟往年一樣,我的春節假期從臘月二十三開始,剛好兩個星期。於是,臨放假前兩天,我考慮這個假期怎麼度過?在哪裏過年?

從身體健康考慮,「陽康」恢復期,應該留在家裏靜養,但是,聖誕假期因為「陽了」在家躺平養病兩個星期,期間有個同事居然攜家帶口一家人在雲南旅行,我在床上忍受着全身肌肉痠痛,看朋友圈她天天發布的一家人在雲南的藍天白雲下歡樂的照片,當時我就想:等我陽康了,我也要去雲南!那,春節假期我是去雲南還是在家中靜養?就留在澳門珠海過年吧?似乎我更傾向於去雲南,哪怕五六天也好。

我甚至開始規劃雲南的行程。但是,這天我閒了在手機上閱讀《三聯生活周刊》電子版,看到了「我的新年願望很簡單:回家過年」專題文章,文章中引用了曾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德國作家赫爾曼。黑塞的一句話「每條道路都是回家的路」—有力量的文字是有感染力的。它會一瞬間打動你,擊中你內心最軟弱的地方,感動你,讓你沉思,反思,甚至做出某種選擇和決定。就這兩句話,讓我想起了二零二二年七月底澳門疫情期間我輾轉在成都隔離七天後才能回家探父母的經歷,想到自己三年沒陪父母親過年了,就那麼一瞬間,我決定了回老家過年!身體的「陽康」恢復?回父母家也能調理;美麗的雲南?請再等等我吧,下次再去。

迅速訂好了機票。深圳機場有直飛家鄉城市的航班,比珠海飛西安再從西安回家更方便快捷,於是決定從深圳直飛。臨出發前反覆確認到底要不要做核算檢測,機場官網通知是不用的。當天朋友送我們到了深圳機場,進機場沒有要求出示健康碼,候機大廳內人很多,可謂熙熙攘攘,大家都戴着口罩,不過,無論是過安檢還是登機,都不需要查驗旅客的健康碼、行程卡,也不需要填這表那表,我從澳門來,也沒有受到疫情期間那些需要特別登記、填寫承諾書等等的「重點照顧」了,機場內的店舖和餐飲店大多恢復營業,而且生意不錯,人流很旺,不再是大多數關門的蕭條慘景。飛機餐也恢復了正餐套餐,飲品恢復豐富多樣的選擇,不再是一盒餅乾一瓶水,除了大家依舊戴着的口罩,除了機場內少數仍然關着門的店舖,似乎看不到疫情的影響了。

在登機口等待登機的時候,鄰座坐着的,看起來是一家四口:上大學的姐姐和上高中的弟弟,人到中年的父母,聽他們說話的口音,是我熟悉的家鄉話;看他們時尚的穿著打扮和隨身的名牌箱包,可見他們的經濟狀況很好,至少是中產甚至富足。那位爸爸溫和地叮囑女兒和兒子:「回去後要跟奶奶多拍一些照片,三年都沒回去了,奶奶很想你們,知道不?」兩孩子懂事地回應:「好的!」

三年,歷史長河中短暫的一瞬間;三年,花開花謝三個春秋;三年,一個柔弱的嬰兒長成會說話會走路會唱歌的幼兒園小小孩童;三年,人世間無數的酸甜苦辣,喜樂哀愁,愛恨離愁,數不清的無奈,隱忍,甚至悲苦痛楚。

過去的三年,肯定是經歷過的人無法忘卻的記憶。好在終於要過去了!二零二三年春節回家過年的路,是如此的別具意義,是回歸,也是新的開始。

「每條道路都是回家的路」,讓每一位遊子想回家的時候,就能回家。◇